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评鉴特工团 >

千亿新华联的末日救援

发布日期:2022-08-17 09:57   来源:未知   阅读:

  6日,其实际控制的上市公司新华联(000620.SZ)公告:控股股东新华联控股,被债权人湖南富兴集团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

  湖南富兴集团与新华联控股的债务关系因何产生?债务金额有多少?公告中并没有详细披露。

  通过对湖南富兴集团和新华联控股过往涉诉案件的梳理,发现双方的债务纠纷,可能与一桩陈年的民间借贷有关。

  相关资料显示,2019年,新华联控股因经营需要,向湖南富兴集团提出借款。双方于2019年12月签订了借款合同,约定由湖南富兴集团向新华联控股提供借款3000万元,借款期限半年,年利率为8%,发生逾期则按日万分之六的标准承担违约赔偿责任。

  当年12月12日,湖南富兴集团将3000万元打入新华联控股指定账户。但在借款期满后,新华联控股未偿还本息。于是,湖南富兴集团将其告上了法庭。

  目前,北京市一中院已将湖南富兴提交的申请书及相关证据材料送达新华联控股,后续将依法审查裁定是否受理破产重整。

  8月6日,华致酒行公告,全资子公司陈香商务,拟以5151.80万元购买新华联控股在北京通州的一处物业。值得一提的是,华致酒行老板吴向东是新华联老板傅军的小舅子,这一举动,也被市场理解为小舅子向姐夫输血。

  8月8日,三元股份公告,以7005.40万元拍得新华联控股所持太子奶40%,将其变成了公司全资子公司。

  2011年,三元股份和新华联控股,共同出资3.75亿元(6:4)参与对太子奶的重整。十年过去,太子奶的情况仍不乐观。2021年,太子奶营业收入1851.96万元,净利润-5897.93万元;今年一季度,两组数字分别为515.60万元和-426.20万元。

  新华联控股官网介绍,公司创立于1990年10月,经过30多年的发展,业务已涵盖文化旅游、化工与材料、矿业与石油、金融与投资等多个产业。集团拥有全资、控股和参股企业百余家,其中包括13家控股、参股上市公司。

  虽然,对于新华联控股债务问题的市场传言由来已久,但最终爆发是在2020年。

  当年3月,5年期、总额10亿元的“15新华联控MTN001”债券到期,新华联控股未能按期足额兑付本息,构成实质性违约。

  新华联控股表示,新冠疫情导致公司业务遭遇重创,且金融降杠杆导致公司融资困难,偿付贷款和债券导致现金持续流出,流动资金极为紧张。

  各大评级机构,快速下调公司的信用等级。2020年3月9日,东方金诚将公司主体信用等级由A+下调至C。同日,大公国际将公司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C。这意味着,公司的再融资能力已基本丧失。

  新华联控股2021年年度报告显示,截至今年4月末,公司共有存续的中短期债券本金合计68.6亿元,另有除债券以外的已逾期有息负债合计123.68亿元。

  2021年末,公司拥有总资产1086.16亿元,净资产218.92亿元。当年,公司录得营业收入342.65亿元,净利润5.91亿元。截至报告期末,公司抵押、质押、被查封、扣押、冻结的资产账面价值总额429.26亿元。

  因债务问题,导致公司自2020年以来,涉诉案件陡增,公司老板和法定代表人傅军多次被限制高消费。

  公司表示,将瘦身缩表,降低负债率;未来两年,择机出售所持北京银行、宁夏银行、大兴安岭农商行、恒天金石、宏达股份等股权,预计回笼资金100亿元;出售北京丽景湾、上海索菲特、银川喜来登等酒店,以及位于上海、银川、西宁新华联购物中心和大宗物业,预计也可回笼资金超过100亿元。

  在今年全国性的重大会议上,傅军准备了4份提案,其中包含建议加大救助受疫情严重影响的特殊困难行业与企业;进一步加强破产审判专业化建设,对于确实具备重整价值和挽救可能的困难企业做到应收尽收,及时受理其破产重整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