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全球奶粉搜查令 >

法庭上河南“剪刀帮”没啥嗑儿(图)

发布日期:2022-08-10 02:02   来源:未知   阅读:

  页面功能【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打印】【关闭】

  大局摄不到两年时间,一伙来自河南的外地人在沈城各地疯狂盗窃通信电缆、铜棒、铝板、氧气瓶等物资,作案89起,评估认证物品多达312项,涉案金额高达172万余元。6月30日,由10名河南农民组成的犯罪团伙被押上沈阳中法11号法庭。起诉书读了1小时离开庭还有十几分钟,旁听席上就坐得满满的,很多都是被告人的亲属,他们各个表情忧郁。“2003年9月14日,被告人窜至新城子区财落镇郎士屯村玉米地内,盗割下来正在使用中的通信电缆1300米,价值人民币30550元……”公诉人宣读起诉书的过程中10名被告一直低着头。起诉书长达14页,被告肖庆伟等人的犯罪活动多达89起,宣读完起诉书,公诉人整整用了1个小时的时间。被盗物数量成焦点法庭辩论阶段,4名被告的律师为他们进行了辩护。被告肖庆伟的律师称对肖庆伟归案后有自首情节、主动揭发他人犯罪有重大立功表现,以及关于本案盗窃数额的认定等四个方面为其进行了辩护。被告肖庆伟的律师指出,新城子区价格认证中心出具的“价格鉴定结论说明”中,委托评估认证物品312项,已无实物。以及对评估出的“上述物品价格为1729795元”,辩护人认为价格认证不够确实充分。其辩论理由是,认定被盗物品应以实物为准,不能在没有任何客观证据的情况下,主观臆断被盗物品的多少和新旧程度。用河南线名被告开始显得焦躁不安,他们不停地回着头,用眼睛仔细搜寻着旁听席上的亲属。当法官对这些被告提出可为自己做最后辩解时,大多数被告都选择了沉默。法庭沉寂了片刻,有的被告轻声说了几句难懂的河南话,意思也是希望法庭从轻处罚。来自河北涞源县的被告刘志军,在本案中他一直扮演司机的角色。当他哭丧着脸以自己不知其他9名河南籍被告的真实身份进行辩解时,法官随即提出质问:“你参与作案好几起都不知道吗?谁做生意天天三更半夜拉货?”此时,刘志军垂下了头。